收藏本站

紫砂收藏门户—壶友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壶艺的形神气—顾景舟

2011-12-12 10:1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343| 评论: 0|原作者: 顾景舟

摘要: 宜兴紫砂壶艺,近几年出现了新的繁荣。老一辈艺师累有新作问世;秉承着传统艺技的中年艺人各擅胜场,新一代青年技工迅速成长,砂壶艺苑中群芳争艳,欣欣向荣。紫砂陶艺出现了史所未有的鼎盛景象。历史在发展,社会在 ...
    宜兴紫砂壶艺,近几年出现了新的繁荣。老一辈艺师累有新作问世;秉承着传统艺技的中年艺人各擅胜场,新一代青年技工迅速成长,砂壶艺苑中群芳争艳,欣欣向荣。紫砂陶艺出现了史所未有的鼎盛景象。历史在发展,社会在前进,艺人在创新。
    本文就壶艺的创新作简约的论述。
    紫砂壶艺的形成,是历代陶工和民间艺人世代相承的结果,是人们利用紫砂泥特有的性能,在继承传统技艺的基础上进行不断创新的过程。丁蜀镇蠡墅羊角山古窑出土的大量紫砂残器证明,紫砂陶器远在宋代已开始烧造。执把注水壶、提梁注水壶等均是源于生活,来自民间,经创造而又用于生活的生活日用品。其造型简朴,制法粗犷,质坚耐用,里外不施釉。随着饮茶品茗风尚的发展与盛行,砂壶从田间劳作的携水用具而进入庭堂,成为家中饮茶的器皿。
一、大彬制壶妙不可思
    据传,明正德年间,吴颐山的书僮供春“给役之暇,窃仿老僧心匠”,试着跟金沙寺僧捏制茶壶。周高起着《阳羡茗壶系》中嘉誉供春的作品云:“栗色闇闇,如古金铁,敦庞周正,允称神明垂则矣!”则供春就成为紫砂陶艺史上第一个被记载下来的大师傅。至明万历年间紫砂壶艺术被时大彬、李仲芳、徐友泉三大妙手推上了新的高峰。其中以时大彬壶艺最为突出。明许次纾在所着《茶疏》中说:“往时龚春茶壶,近日时大彬所制,大为时人宝惜……”。时大彬的壶“不务妍媚而朴雅坚致,妙不可思。”确有独特的高雅风格,堪称一代名工。大彬所制茗壶款式甚多,有僧帽、菱花、六方、书扁、瓜棱、八角等,其泥质温润凝重,造型深厚健朴,可谓壶艺之典范。他的工艺技法至今仍值得借鉴和学习。自清以降,清皇朝更把紫砂壶列为贡品。这可从故宫博物院藏康、雍、干御用紫砂器中找到左证。

二、艺高技精陈鸣远

    其后,以陈鸣远为代表的制壶高手,吸取自然瓜果、植物之形态,进行写生、变化、取舍、夸张,充分发挥紫砂泥材质之优良特性,制茗壶及文房雅玩,堆、雕、捏、塑,艺高而技精,独创一格。吴骞编《阳羡名陶录》一书中,有“鸣远一技之能,间世特出”、“制作精雅”等记述,可见他已达相当高的水平。其时,宜兴砂壶艺术进入宫廷,远销海外,故有“海内竞求鸣远碟,宫中艳说大彬壶”之誉。壶艺的创新使“荆南土俗雅尚陶,茗壶奔走天下半”(《阳羡茗壶系》)。

    与陈鸣远同时代的名手较多,许龙文、圣思等均可谓一流好手。《茗壶图录》一书中,日人奥兰田藏许龙文制葵花壶一件,“流直把环,通体以秋葵花为式,花瓣参差,向背分明,如笑如语”,“许氏巧手,制壶无一不竭尽智力,而兹壶精制尤穷神妙,非他工之可拟论”。南京博物院藏圣思所制之桃杯一件,艺精技巧,堪称捏型工艺的佳品。

陈鸣远紫砂壶

文学艺术导师陈曼生

     壶艺高雅风格之提高,陶刻装饰起了很大的作用。十九世纪初期,文人雅士日益爱好壶艺。陈曼生、郭频迦等积极参与壶艺。以书法、绘画、陶刻来装饰宜兴砂壶。集节古诗词之佳句,或自撰铭文;或与茶事清趣相联,缀以书法、绘画,奏以乃劲的金石刀法,使壶艺与陶刻取得和谐的统一。犹如红花与绿叶,起着相辅相成的作用。

    砂壶造型千姿百态,可谓汇集器皿造型艺术的宝库,其间蕴藏着丰富多采的完美器形,汇集着历代艺人的创作智能,经数百年来的反复提炼、修改,日臻完善,沿传至今,虽古犹新,掇球壶、仿鼓壶、汉扁壶、线云壶、菱花壶、合菊壶、风卷葵壶、鱼化龙壶……,各呈仪态,蕴蓄着紫砂壶艺独特的风格和内涵的精华。

    探索壶艺的创新,既要有取舍地继承传统的优良特色,又要能吸收新的东西。要有新的突破,要能够发现在外形下透露出的内在真谛;而这个真谛就是美的本身。一件较为完美的作品,必须自己能够抒发艺术语言,给人油然而生的一定艺术感受。

文学艺术导师陈曼生

一代名家邵大亨

    以邵大亨的作品为例,大亨为砂壶艺术上的杰出代表。清嘉、道以后百五十余年中,无有超越他之上者。据《宜兴县志》中高熙“茗壶说”赠邵大亨君一文载说他“善于仿古,每专览前人名作辄心揣手摹,得者珍于璧,其佳处,力追古人,有过之而无不及也”。又说:“其掇壶、顶、项及腹,骨肉亭匀,雅俗共赏;口盖直而紧,虽倾侧无落帽忧;嘴把胥屈自然,若生成者,截肠嘴,尤古峭,口内厚而狭,以防其缺气;眼外小而内锥,如喇叭形,故无窒塞不通之弊……”,可见其技艺之缜密高超。邵大亨的主要作品如龙头一捆竹壶、蛋包壶、掇壶、仿鼓壶、鱼化龙壶等等,无不精美绝伦。我仿制大亨作品的第一件就是掇壶,作于1936年。我的创作体会是:首先做到形似,其后做到神似,最后有所突破而形成自己的特色风格。经仿制邵大亨的作品,壶艺水平产生了飞跃。

一代名家邵大亨

壶艺三要形神气

    通过历时半个多世纪的探索和不断总结,我认为壶艺创新要注意三个要素:

    其一是形,即壶的形象,也就是形状式样。这来源于对造型的熟悉深度,取决于自己的精心设计。耍明确地安排制作壶的大的「面」,即壶身;要鲜明地强调壶体每个部分,嘴、把、口、底、足、盖、钮所支配的方向。由点、线到面,交待清楚线条的来龙去脉,缓冲过度,明暗转折,虚实对比。这样才能深入空间而获得形的深度。把点、线、面处理好以后,一切也就找到了,作品 — 形,已经具有了生命。

     其二是神,即壶的神态,也就是通过形象表达散发出的情趣。创作的时候,万不可仅在平面上探求,而要在起伏上思考。一切生命都是从一个中心迸生出,然后由内到外,滋长发芽,灿然开花。要设想形象(壶)正迎着你,向你突出,向你诉说,向你表达。这种形象具有一种强烈的内在冲动。这样的艺作就具有了生命,就有了神。

     其三是气,即壶的气质,也就是形象内涵的实质性的美的素质。紫砂壶艺是实用工艺美术产品之一,是具有艺术气质的实用品和装饰品,要求产品的气质要美。因为壶艺产品是为生活服务的,这就要求做到美与实用相结合。装饰生活,适用于生活,既方便实用,又能陶冶性情,从使用中获得美的感受。这就是气质上的美,是健康的美,而不是病态的美。艺术的本身就是感情。如果没有轮廓、线条、体积、比例的学问,没有基本功扎实而又灵敏的手,最强烈的感情也是瘫痪的。完美的作品其本身就具有充沛丰富的感情在抒发,在感染着人。在我们看来,线条和块面不是别的,是内在真实的标志。我们的目光透过表面一直潜入内心。当我们表现形象时,便会用内涵的精神 — 气质来丰富形象的本身,强化艺术的感染力。

      壶艺的创新如能做到形、神、气三者融汇贯通,方可称为佳作。诚然,这是不容易的事。需要有扎实的基本技能,丰富的生活积累,严格缜密的技巧,要有对泥原料、成型、烧成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工艺流程的深入了解和掌握等等。总之,艺术要有决断,要朴素、要率真,要把亲自感觉到的表达出来,以达到形、神、气兼备,才能使作品气韵生动,显示出强烈的艺术感染力。

顾景舟/文 写于1988年10月,见《紫砂春秋》

中国紫砂收藏门户(www.zishasc.cn)

2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相关阅读

回顶部